婚姻登记瑕疵是否必然导致婚姻关系的无效?
来 源:张漂时 间:2018.05.07
【基本案情】
2015年5月6日,胡某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胡某某与李某离婚,并要求李某履行双方所签订离婚协议书中的约定:上海市普陀区真北路XXX弄XXX号XXX室,离婚后留给女方胡某某,房子里的所有家电归女方所有。
 
被告李某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原、被告双方之间不存在婚姻关系,原、被告曾经在一起生活,但只是以夫妻名义的同居关系。 
 
经法院审理查明,办理结婚登记时,原、被告双方均未到场,而是由湖北省蕲村县当地村委妇联主任代办。原告所提供的结婚证上信息与被告身份证上信息存在多处不符。被告身份证上显示姓名为“李甲”,出生日期为“1972年4月16日”。而结婚证上的姓名与出生日期则分别为“李锋”和“1972年4月13日”,且结婚证上也未登记男女双方的身份证号码。
 
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胡某某的起诉。
 
原告胡某某不服原审裁定,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已进行离婚实体审理,也确认“李某”就是结婚证上的“李锋”。结婚证上的登记瑕疵不能否认胡某某与李某之间的婚姻关系,胡某某向法院提供的证据也完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此外,李某于2009年提出离婚并亲自制作了《离婚协议》。原审法院用裁定驳回胡某某诉请有所不当,本案属于原审法院审理范围。故请求二审撤销原裁定,指令原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李某答辩称:胡某某1990年已结婚,且生下两个女儿,为了骗得钱财,隐瞒婚史,与李某假恋爱、假结婚。故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件来源: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结果】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一、撤销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5)普民一(民)初字第3621号民事裁定; 二、指令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裁判观点】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提起诉讼必须有明确的被告。胡某某所提供结婚证上的姓名与出生日期均与李某身份证上的相关信息不符,结婚证上也未登记男女双方的身份证号码,并且胡某某、李某双方本人均未亲自到场办理结婚登记。因而无法认定本案被告“李某”与结婚证上的“李锋”是同一人,本案无明确的被告。故胡某某提起诉讼,不符合起诉条件,应予驳回。原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胡某某的起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尽管胡某某所提供结婚证上的姓名与出生日期均与李某身份证上的相关信息不完全一致,但本案中,胡某某提供的相关证据能够反映其与李某确实在领取结婚证后以配偶身份共同生活、凭结婚证办理壹孩生育证、申报子女户口等,这些证据与结婚证上的身份信息已形成证据链,由此可见双方缔结的婚姻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结婚登记瑕疵不足以影响双方的婚姻效力。因此,在李某未提供确凿有效的证据证明该结婚证系伪造的情形下,应认定本案中的“李某”即为胡某某所提供结婚证上的“李锋”。故胡某某的起诉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应予受理。原审以本案无明确的被告为由,认为胡某某的起诉不符合起诉条件,并作出驳回胡某某起诉的裁定有误,应予纠正。
 
 
【律师观点】
一、 婚姻登记瑕疵是否必然导致婚姻关系的无效?
 
1.何为婚姻登记瑕疵?
 
“婚姻登记瑕疵”,主要指的是在婚姻登记过程中存在程序违法或欠缺必要形式要件等缺陷。关于婚姻登记程序以及形式要件等内容规定在《婚姻法》第8条、《婚姻登记条例》第4、5条以及《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等相关法律法规当中,主要涉及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场办理手续、婚姻登记机关的管辖权问题、登记结婚所需证件、证明材料等内容。
 
常见的情形一般包括一方或双方未亲自到场办理结婚登记、借用或者冒用他人身份证件进行结婚登记、因疏忽造成婚姻登记姓名错误、婚姻登记机关越权管辖、一方存有骗取钱财等非法目的,通过隐瞒真实身份、提交虚假身份证等证明材料从而领取结婚证等。
 
2. 婚姻登记瑕疵是否必然导致婚姻关系的无效?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一条规定,当事人以婚姻法第十条规定以外的情形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当事人的申请。当事人以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撤销结婚登记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通过上述法条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信息:
 
(1)婚姻关系中最主要的是身份关系,而身份关系的效力,有其独立的评判规则,不应当脱离具体法律规定扩大适用。依据《婚姻法》第10条规定,婚姻无效的情形仅限于重婚、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未到法定婚龄的四种情形。法条采取了完全列举的方式。只有满足上述四种情形之一的,婚姻当事人及利害关系人,有权向人民法院就已办理结婚登记的婚姻申请宣告婚姻无效。除此之外,《婚姻法》司法解释(一)还针对申请宣告婚姻无效的主体范围、程序及婚姻无效的阻却事由等问题做出了具体规定,归根究底,其目的在于尽可能减少社会生活中无效婚姻的存在,维护婚姻家庭秩序的稳定。
 
(2)婚姻无效与婚姻登记瑕疵系两个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其法律后果不同,救济方式也不同。
其一,婚姻登记行为的法律性质。婚姻登记行为属于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类型是行政确认行为,即行政机关依据法定程序和要求认定某一法律关系或事实确实存在或不存在。婚姻登记行为不属于行政许可范畴,其根本原因在于,婚姻自由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基本权利,公民有权自主决定是否结婚;婚姻登记机关则只是进行程序上的审查,而非实质上的审查。
 
其二,婚姻登记瑕疵的法律后果及救济方式。婚姻登记行为系行政确认行为,但婚姻登记瑕疵也并不等同于无效行政行为。在婚姻登记过程中,婚姻当事人或婚姻登记机关在相关程序问题上存在违法或不当行为的,均属于“婚姻登记瑕疵”。而婚姻登记瑕疵并不必然导致婚姻登记行为无效,更谈不上婚姻无效。对于存在婚姻登记瑕疵的,当事人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在瑕疵认定过程中,应当区分重大瑕疵与一般瑕疵,一般瑕疵可以通过补正的方式解决,比如,因疏忽造成婚姻登记姓名错误等;然而,若婚姻登记行为存在明显、重大瑕疵的,当事人可以请求婚姻登记机关撤销婚姻登记,或请求法院确认该婚姻登记行为违法或无效。
 
婚姻登记瑕疵情况很多,其法律后果也各不相同,下面我们根据几类常见的情形进行分析:
 
1. 一方或双方未亲自到场办理结婚登记
 
针对这类情况,不能一概而论,关键在于判定未亲自到场一方是否存在缔结婚姻的真实意思表示。
 
(1)男女一方或双方明知他人代替其进行婚姻登记,但对此不持异议。男女双方长期、稳定、公开地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凭结婚证办理准生证或为子女申报户口等行为,均表示双方缔结婚姻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在上述情形下,登记结婚的形式要件已完成,也不存在法定的婚姻无效情形,“男女一方或双方未亲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瑕疵并不影响婚姻效力,该婚姻登记机关颁发的结婚证也无需进行补正。
 
(2)一方不同意结婚,第三人冒名顶替与另一方进行婚姻登记。这类情形不仅严重违反程序,更是违背当事人的结婚意志,严重侵犯当事人婚姻自由的权利,被冒名的当事人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法院请求撤销婚姻登记。
 
2. 一方使用虚假身份证件,以骗取钱财为目的与另一方登记结婚。
 
因欺诈结婚,并非婚姻无效的法定情形。我国《婚姻法》第11条规定了可撤销婚姻(相对无效),仅限于因胁迫结婚的情形。存在一种情形,欺诈方在骗取财物后下落不明,而其身份证件系伪造,另一方起诉离婚,因无适格被告被法院裁定驳回。此种情况,有什么救济途径?婚姻登记机关因受欺骗而做出婚姻登记行为,具有明显、重大的瑕疵,受欺骗一方可以依据《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7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该婚姻登记行为违法或无效,请求撤销婚姻登记。
分享到: